光伏产业链全梳理,核心赛道与核心资产如何做到高回报(下)


来源:信阳新闻网   时间:2020-05-29 17:00:56


昨天的报告,提到近期研究几大主线:家居、光伏、汽车零配件、教育。到现在为止,几篇报告都已经陆续做完了。

不过,在研究的过程中,逐步还发现了一些亟待解决的新问题。比如光伏行业,上一篇报告锁定了几大核心赛道:一个硅片龙头、三大制造设备、两大辅材(光伏玻璃和EVA胶膜)。但是,还遗留了几个问题,比如:

1)作为新能源赛道,长期进化的方向必然会有技术迭代。那么,目前各赛道的工艺,究竟是什么样的?有哪些细节值得注意?

2)从市场概念的角度,前段时间大热的“HJT”,究竟是什么东西?它对产业链带来哪些冲击、利好赛道有哪些?

3)这个产业链上的一些核心赛道、核心资产,是如何做到高回报的?

4)市场上有段时间盛传某龙头公司“财务数据有问题”,那么,这是真的,还是伪的?

今天,我们就沿着这些问题,对光伏行业做更深入的讨论。之前的首篇光伏报告,全文在专业版报告库,此处不详述。

另外,值得一提的是,这条产业链上的一些核心赛道,如电池片(隆基)、组件(通威)、光伏玻璃(福莱特)、EVA胶膜(福斯特)、三大设备(晶盛、捷佳、迈为),已经早早进入了我们追踪的一些重点基金的持仓清单。比如:

图:重点基金持仓来源:wind

兴全商业模式基金,基金经理为乔迁,持有隆基,第一大重仓,持仓比重4.4%,目前持仓市值2.89亿元。

兴全合润、兴全合宜基金,基金经理为谢治宇,持有隆基股份,均为第一大重仓,兴全合润持仓比重10.26%,目前持仓市值7.38亿元。兴全合宜持仓比重10.37%,目前持仓市值16.40亿元。

睿远成长价值基金,持有隆基股份,基金经理为傅鹏博,第三大重仓,持仓比重5.69%,目前持仓市值6.72亿元。

汇丰晋信大盘基金,持有通威股份,基金经理为郭敏,第八大重仓,持仓比重3.98%,目前持仓市值1.14亿元。

此外,还有华夏大盘基金持有福斯特,第六大重仓(现任基金经理为陈伟彦);交银先进制造曾持有捷佳伟创;广发科技先锋持有晶盛机电,持仓未进入前十大(现任基金经理为刘格崧);私募里面,高毅的基金经理邓晓峰持仓福斯特……

详情咨询请联系优塾小师妹小兰,微信同手机号:18601730791

(壹)

问:这条产业链历史情况不是很差吗,为什么早期龙头都挂了,而现在的龙头却很好?

答:这得从行业发展节点来梳理。

太阳能发电(电池)始于1953年,美国贝尔实验室发现将硅片浸泡过锂溶液后,再进行阳光照射,可以产生较为明显的电流,这个发明,为后期太阳能发电规模化奠定了基础。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以来,欧美等国意识到依赖原油问题会很大,因而开始利用太阳能、风能等可再生能源的热潮。

在国内光伏的发展历程中,有几个比较关键的时点。

首先是2004年,欧洲需求快速释放。

我国光伏产业迎来真正快速发展,是从2004年欧洲国家出台政策支撑光伏发展开始。比如德国2004年光伏每度电补贴可达到6元人民币,而德国电网电价不到2元。因而德国需求爆发,电池供不应求,德国企业开始向中国出售生产装备和硅片,中国企业生产电池组件出口德国。

此时,光伏行业的主流技术为多晶硅,2007年,国内多晶硅生产技术突破。

作为核心原料,国内在初期并没有能力去规模化生产,当时的技术主要垄断在美、德、日的几家大厂手中,比如德国瓦克、美国MEMC、日本三菱。国内虽有企业生产,但由于技术难度较大,生产规模比较小。

改变这种现状的机构,是保利协鑫。2006年协鑫创始人朱共山在徐州创建了江苏中能,进入硅料赛道,实现核心技术突破,之后不断扩产,成为国内硅料的龙头企业。2010年协鑫进入硅片赛道,生产多晶硅片。

但是,注意,这个时期,光伏产业有两个显著特征:

两头在外——我国的光伏产业仅中游发展迅速(2010年电池片产量占全球的46%左右),多晶硅料的生产技术主要掌握在美国、德国、日本等国手中,国内中游光伏企业需要进口硅料,再将下游电池组件产品出口海外,导致 “两头在外”;

拥硅为王——光伏带动的硅料需求快速释放,导致硅料价格飙升,从2003年的45美元/kg左右,上升至金融危机前的500美元/kg。

在欧洲需求兴起下,尚德、英利、赛维等中游龙头开始快速扩张,然而扩张结果是资产负债率不断上升,尚德电力2005年在美上市时资产负债率为16%,2011年资产负债率达到79%,上升63个百分点,英利更是2015年资产负债率达到126%左右。

由于终端需求全部在欧洲等地,一旦需求(2011年开始)快速下杀,前期快速扩张的弊端开始显现,产品卖不出去——大量产线又不能长时间停掉,只能继续生产——产品越积越多,同时巨额债务需要偿还。这样的恶性循环,导致尚德、英利等曾经的光伏明星公司走了下坡路。

因此,“负债——冲规模——降成本——增加负债”的粗放增长路径,开始被逐步证伪,随后,行业开始转向通过提升技术降低成本的路径。

此阶段的典型代表是2016年,单晶硅开始主导硅片赛道。

实际上本身是单晶产品占据国内市场主流低位,但单晶硅片生产工艺复杂、成本较高,而多晶硅片工艺相对简单且价格便宜,使得多晶硅片逐渐成为主流。这种情况在2016年左右出现反转,单晶份额开始迅速上升,并于2019年超越多晶,确定了主导地位。

单晶硅片能够实现反转,离不开隆基股份。

2006年,当行业内绝大多数企业选择多晶路线时,隆基认为单晶路线才能使度电成本降至极低水平,因此坚定选择做单晶,但由于成本较高,单晶的渗透率一直不高。

隆基在2013年左右率先在单晶硅片的生产中使用金刚线切割技术(相较于传统的砂浆切割,金刚线切速更快、硅料出片率更高),推动单晶价格下降。制约单晶发展的成本问题,自此得到有效解决,单晶渗透率不断提升,而隆基也凭此奠定了其在单晶硅片的霸主地位。

综上,我们可以发现,国内光伏产业发展离不开两点——技术突破、成本降低。

目前,光伏成本降低的看点在电池片环节,当前主流技术是PERC(Passivated emitter and rear contact),而后几代的储备技术,如异质结(HJT,Heterojunction with intrinsic thin layer)、N型PERT、IBC等技术也在快速研发中,未来哪种技术能够成为主流是现在的主要关注点。

(贰)

问:各环节的工艺到底是怎样的?是怎么环环相扣的?高回报的环节,工艺有什么特殊之处?

答:我们按工艺的前后顺序,挨个来看这条产业链的工艺,是如何丝丝入扣的互相咬合的:

图:光伏产业工艺链条,这个图很重要,要重点看,来源:塔坚研究

1、第一大环节,硅料:

硅料的生产技术主要有改良西门子法、硅烷流化床法,目前的主流是改良西门子法。

图:改良西门子法工艺流程,来源:太平洋证券

改良西门子法,主要包括三氯氢硅(TCS)合成、三氯氢硅提纯、三氯氢硅还原三步。光伏级多晶硅纯度要在99.9999%以上(电子级要求更高),一般企业如果没有技术积累,很难生产出满足质量要求的多晶硅产品。

影响硅料生产品质的主要因素,包括三方面:一是原料的纯度和质量、二是设备洁净度(比如油污、粉尘等的掺入会影响硅料晶型)、三是工艺方法(反应物的配比、温度控制等)。

也就是说,生产高纯度多晶硅,需要在原料、设备、反应配比、温度等各方面做到完美无缺,否则生产出的产品难以满足要求。

硅料的成本,主要包括电力、金属硅、人力等,其中电力为主要成本项,占多晶硅成本的44%,金属硅占比为21%。因此,降低电力成本,是减少硅料生产成本的方向。

降低电力成本的方式,包括两类,一是在电价较低的地区建厂(新疆、内蒙古等),二是通过降低单位产出的电耗(还原炉大型化,提升单炉产量)。

此外,硅烷流化床法,也是另一种可以降低单位产出电耗的方式。

图:硅烷流化床法工艺流程,来源:信达证券

硅烷流化床法的主要流程,同样有三步,一是制成三氯氢硅(以四氯化硅、氢气、冶金硅和氯化氢为原料),二是将三氯氢硅制成硅烷,三是将硅烷气体放入流化床反应炉内进行分解,得到多晶硅。

硅烷流化床法,在原理上有很大的降低成本的潜力,它的化学反应转化率比较高,有利于减少循环次数。另外,该方法是一个连续的生产过程,而改良西门子法是一个非连续的生产过程,前者能够降低能耗(流化床电耗仅为西门子法的10%-20%)。

不过,现在该技术还不够成熟,国内少有企业能够生产(龙头协鑫可以,但通威股份不行)。

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的预测,西门子法未来仍是主流工艺,但若硅烷流化床法能够解决生产稳定性、规模化生产、产品质量的问题,不排除硅烷流化床法份额出现快速增长。

2、第二大环节,硅片:

硅片的生产主要包括两步,步骤一是拉棒/铸锭,分别制成单晶硅棒/多晶硅锭,步骤二将单晶硅棒/多晶硅锭切成片,制成硅片。

图:硅片工艺流程,来源:财通证券

考虑单晶硅片占有率较高,这里以单晶硅片生产为例,细化上面的工艺步骤:步骤A、拉棒;步骤B、切片。

A)拉棒:主要工艺顺序为生产配料——装炉——设备抽真空——设备升温——融化硅——引晶——缩颈——放肩和转肩——等直径生长——收尾——停炉。

图:拉棒环节,来源:兴业证券

步骤看似复杂,简单来说,就是将生产用硅料装进坩埚内,再把坩埚放进单晶炉内,加热融化硅料,把籽晶浸入融化的硅料中,然后按照一定的速度向上旋转提拉籽晶,这样融化的硅料会“长在”籽晶上,慢慢拉出一根硅棒。

这个过程主要使用的设备是单晶硅生长炉(多晶是铸锭炉),主要厂商是:晶盛机电,其下游客户包括中环股份、晶科、晶澳等。

此处,和中环不同的是,隆基自主设计生长炉,炉体、软件系统等,构件由连城数控、北方华创代产,之后再自行组装。相比于同行,在设备端,隆基会有一定的成本节约。

这个环节,主要的降低成本方向是:提高长晶速度、增大投料量、减少或消除停炉时间等,核心就是提高单个坩埚(坩埚使用寿命有限)的出棒数量。连续直拉法(CCZ)就是通过晶棒拉制和加料同时进行,节省原始方法中的停炉时间,提高坩埚使用效率。

B)切片:主要工艺顺序为粘棒——装机-切片-取片-清洗、烘干-检验、制单-包装、入库。

简单来说,就是把之前生产的硅棒,使用砂浆线(或者金刚线)切成方片。主要使用的设备是切片机,主要厂商同样是晶盛机电。

这个环节,主要的降低成本方向,是减少切割过程中硅棒损耗,并提高切割速度、切线细线化、硅片薄片化等。2013年左右,隆基通过使用金刚线代替砂浆线(切割速度更快、出片率更高),大幅降低单晶成本,提高单晶在整个硅片市场的市占率。

3、第三大环节,电池片:

以目前的主流技术PERC为例,主要工艺顺序为制绒——扩散——刻蚀——硅片正面镀膜——硅片背面镀膜——激光刻槽——印刷——烧结。拆分来看:

制绒,对硅片进行腐蚀,从而在其表面形成一层绒面,用于减少光反射,增强光吸收;

扩散,制造P-N结(内建电场),光伏电池依靠该内建电场进行光电转换;

刻蚀,去除硅片背面P-N结,防止短路;

硅片正背面镀膜,利用PECVD在硅片的正背面镀上氧化铝和氮化硅的薄膜,起到减少反射和钝化作用,提高光电转换效率;

激光刻槽,在硅片背面用激光打开上步骤形成的薄膜,保证后面铺的铝膜可以和硅片接触;

印刷、烧结,是在硅片表面制作电极。

注意,以上为7个大步骤。和传统电池(AL-BSF,Aluminium back surface field)相比,PERC的进化,是同类工艺演进,比传统工艺新增两道工序,硅片镀膜和激光刻槽。通过新增这两步减少光电损失,提高光电转换效率。

以上几大步骤中,捷佳伟创主要做的是镀膜环节的设备,迈为股份主要做的是丝网印刷设备。(弄明白它们的细分赛道和涉及工艺,对后续判断HJT工艺可能的冲击,会有很大帮助)

这个环节,主要的降低成本核心是提升光电转换效率,途径包括三种:一是提高光利用率(增加光照面积等),二是减少电场内部损失(减少电池内部串联电阻等),三是提高内建电场强度(拓展光谱响应范围等)。

4、第四大环节,组件:

主要工艺顺序为:钢化玻璃上料——EVA膜铺设——串焊——电池板铺设——电池串焊接——EVA膜铺设——背板铺设——EL检测——层压——裁边——装框——接线盒安装——硅胶固化——清洁及测试等。

图:组件结构,来源:兴业证券

简单来说,就是把光伏玻璃、串联的电池片等,用EVA胶膜粘在一起,形成一个叠层,接着用层压机将这个叠层压成一个整体,之后用硅胶或者胶带把这个叠层装进一个铝制边框,再安装一个接线盒(将太阳能电池产生的电力与外部线路连接),待硅胶固化后,经过检测、清洁等环节,就做成了一个光伏组件。

这个环节,主要是通过提高输出效率来降低成本,主要的方向包括三个——光学优化(使用高透光的镀膜玻璃、白色EVA胶膜、高反射背板)、电学优化(使用半片、叠瓦组件)、结构优化(采用无框、双玻等结构)。

其中,半片组件是将电池片切成一半后再进行串联,叠瓦组件是将相邻电池片部分区域重叠,减少电池片之间的间距,可以放入更多电池片。

可以看出,光学优化主要是通过使用不同的材料、电学优化主要是改变电池片大小、放置方式来提高光的利用率。

在组件这个环节,涉及两大核心赛道,一是光伏玻璃(信义、福莱特),二是EVA胶膜(福斯特)。

(叁)

问:隆基财务数据到底有没有问题?为什么偏偏它能获得这么高的回报,而中环不能?

答:前一段时间,市场上有人对其财务数据提出疑问,我们也很关注。市场上的疑虑主要是两点,销售商品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与营业收入不匹配、其他应付款较多。

我们研究下来,收现不匹配,主要是其使用票据结算导致。比如,它收到下游票据后直接将票据背书付给上游,那么其收到的票据算作收入,但不算收到的现金,所以导致其收现不匹配。票据结算会一定程度上导致报表失真,大家其实忽略了这一点。

仔细看一下,根据隆基2019年年报,其营业收入为328.97亿元、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为265.05亿元,其中相差64亿元左右,而其2019年用银行承兑汇票支付的存货及长期资产采购款在68亿元左右,和差额接近。

图:隆基2019年年报,来源:公司年报,塔坚研究

其他应付款较多,主要是因为其设备款较多,以2019年为例,设备款占其他应付款的比重大概在76%。

图:隆基2019年年报,来源:公司年报,塔坚研究

以上,票据问题解决后,我们再来看高回报原因。

从财务角度看,隆基的高回报来源于两个方面,一是高毛利率,二是高固定资产周转率。如果将财务数据落实到经营层面,我们推测,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:

1)技术工艺上有领先,拉晶环节使用CCZ、RCZ技术(这两项技术可以提高拉晶效率),切片率先使用金刚线切片技术(金刚线比原先使用的砂浆线切割速度更快、出片率更高);

2)低设备投资,核心是其只从设备商购买核心设备模块,自己做设备系统集成,而不是找设备商购买成套单晶炉设备。这样,可以减少初始设备投资(据隆基全资子公司隆基乐叶董事长助理披露,隆基单晶制造设备成本只有同行的1/3甚至1/4)。

另外,隆基做的组装设备,可以方便其进行技术升级改造(隆基七八年前的单晶炉目前还能用)。

总体来看,提高拉晶效率,可以提高固定资产周转率,使用金刚线切片技术可以降低成本(减少废料)提高毛利率。低设备投资使固定资产周转率的分母基数降低,进而提高周转率,此外低水平设备投资还意味着低水平折旧,可以降低成本。

对以上这些细节,后续可以通过调研,进行进一步深入比对印证。整体来说,综合目前的研究来看,我们未能得出财务数据有重大问题的结论。

此外,如果还是觉得惴惴不安,那么,一个可行的方法,是将对单一资产的关注,转为对整个产业链的关注。事实上,除了隆基之外,产业链上的三大设备厂商、光伏玻璃的两大龙头,以及EVA胶膜,都是不错的赛道。

(肆)

问:光伏产业链上几个核心资产,高回报到底是怎么获得的?经营逻辑是怎样的?

答:在之前的首份光伏行业报告中(全文见专业版报告库,此处不详述),我们曾经介绍过竞争格局比较好的赛道,包括硅片、光伏设备及光伏辅材。整体看,在硅片赛道,隆基的回报要好于中环股份,具体原因我们在上个问题已经解释,接着,我们再来对比一下光伏辅材、光伏设备。

图:回报分析,来源:塔坚研究

从上图可以发现,受益于赛道集中度较高,辅材、设备的龙头公司毛利率、净利率普遍较高,但设备、辅材环节的剔除现金ROIC却远远比不上隆基。

如果按照剔除ROIC的公式——剔除现金ROIC=EBIT*(1-有效税率)/(归母权益+带息债务-现金)来看,导致回报差异的地方大概率在分母端,即,资产较重(考虑这些企业的毛利率、净利率和隆基一致)。

根据我们的计算,差异主要是现金导致。隆基股份的现金占投入资本(归母权益和带息债务)的比例为60.88%,而设备、辅材的比例远低于隆基。

图:现金/归母权益,来源:塔坚研究

而现金的用途大致可以分为两类,一是用于资本支出(固定资产),二是用于营运资本(应收账款、存货)。因此我们根据这种分类,计算出各类资产周转率及占总资产的比例,来判断为什么设备、辅材公司的现金要少于隆基。

图:资产周转率及相应资产占总资产比例(单位:%、次),来源:塔坚研究

先来看设备环节——主要看存货。

晶盛机电的存货要远高于隆基,主要原因和设备企业的销售模式有关,设备公司先将设备发出交付下游,但并不确认收入,而是作为发出商品计入存货,之后再结转确认收入。这种销售模式导致其存货周转率较低。

而晶盛机电和捷佳伟创、迈为股份存货占比存在较大差异,主要原因和下游扩产时间不同有关,电池片在2018年-2019年扩产,而硅片的大量扩产是从2020年开始的,即电池片的产能已经扩产接近尾声,导致存货占比较低。

再来看辅材环节——主要看固定资产和应收账款。

从上图可以看出,福莱特(玻璃)的固定资产周转率要明显要低于隆基,主要原因是隆基通过自行设计组装设备来减少设备投资成本。

另外,不管是福莱特(玻璃)还是福斯特(EVA胶膜),应收账款周转率均低于隆基,可能的原因是下游没钱——终端下游电站补贴拖欠较为严重,即便是辅材龙头,也只能通过牺牲回款时间,来换取收入体量。

而从各环节公司历史应收账款周转率来看,同一赛道公司的周转率较为接近,但不同赛道略有差距,硅片、电池片环节周转率水平较高(通威较高主要是因为其还有饲料业务,该业务的应收账款周转率较高),而辅材、硅片设备的周转率水平较低。

图:应收账款周转率(单位:次),来源:塔坚研究

(伍)

问:HJT是什么工艺,各公司是怎么分工的?和PERC有什么区别?哪些赛道和公司可能会受冲击,哪些可能会受益?异质结什么时候能起来?

答:HJT(异质结),指的是电池片中存在晶体级别的硅和非晶体级别的硅,非晶硅可以实现更好的钝化效果,提高光电转换效率。

它的制造工艺,主要包括四部分:N型硅片制绒、非晶硅膜沉积、TCO(透明导电薄膜)制备、丝网印刷及烧结。(注意,前面讲过目前的PERC为7大工艺节点,也就是说HJT缩减成了四个节点)

图:异质结工艺,来源:西部证券

1、PERC和异质结的差别——异质结和PERC的差别,主要体现在三方面:

1)使用的硅片类型——PERC使用的是P型硅片,HJT使用N型硅片。N型硅片掺杂磷,其效率可以更高,但工艺较P型硅片(掺杂硼)复杂。

(此处,N型硅片也是单晶,中环、隆基都能够生产,所以工艺更新对它们影响不大,甚至有不少增量利好)

2)制造工艺——异质结和PERC相比,工艺环节少(7个缩减到4个)、电池结构简单,且HJT电池工艺对材料、环境洁净度要求比较低;

此处注意,从7个节点缩减为4个节点,几大工艺步骤中,只有步骤一(制绒)和末尾步骤(丝网印制、烧结)一样,其余步骤均不一样,PERC的扩散、刻蚀、镀膜、刻槽步骤均没有了。

因此,PERC和HJT相比,除了工艺步骤上有差别,更重要的是,HJT是一种新的制作电池片的方法,原来的PERC生产线不可通用,只能新建产线。

所以,目前来看,硅片、单晶硅炉、丝网印制、光伏玻璃、EVA胶膜影响不大,新工艺的两大中间步骤(PECVD、PVD)会带来设备增量,而有产线更新的部分,则要小心了。

3)电池结构——PERC电池的正面和背面结构不同,而HJT的结构对称,更适合生产双面组件。比如双玻组件,组件背阳一面也装上玻璃,提高光吸收率,进而增加组件功率。

(此处,利好光伏玻璃)

4)转换效率天花板——2019年异质结电池平均转换效率为23%,比单晶PERC转换效率高0.7个百分点。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的预测,2025年,异质结电池的转换效率可以达到25.5%,而单晶PERC只能达到24%,注意,此处的销量提升已经是比较大的幅度。

(此处,意味着推进时间点)

整体来看,虽然大家寄予厚望,但异质结技术现在其实还无法推广。主要原因还是成本较重,商业化意义还不大,无法达到平价上网的标准。后续,需要密切关注该工艺的成本下降。而成本下降,核心要看国内设备公司的研发进度。

2、各公司分工——HJT和PERC等其他电池片一样,电池片厂商负责研发、生产电池片,设备厂商负责生产电池片工艺中所有设备,我们分别来看:

1)电池片厂商:生产HJT的国内外厂商包括松下、REC、通威股份、东方日升等,但它们现有产能较小,除松下达到1GW外,其余厂商产能不足1GW(大部分甚至不足0.5GW),而PERC产能在2018年就已经达到60GW以上。

2)设备厂商:HJT的核心设备包括两部分,一是步骤二中使用的PECVD设备(或者Cat-CVD设备),二是步骤三中使用的PVD(或者RPD)设备。

目前,两大设备主流供应商依然是日本、欧洲企业,国产化替代程度低。国内制作异质结用PECVD的企业有迈为股份、理想万里晖,此外,捷佳伟创获日本住友专利授权,可以在大陆生产RPD装备。

3、有哪些赛道会受益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以上,为本报告部分内容。

近期,我们陆续发布系列的简版报告,大家关注度比较高,但这其实只是我们的一小部分工作。在此之外,我们还有更多硬核的工作——财务建模、宏观研究、基金研究,都收录在“专业版报告库”、”科技版报告库“里,以及我们出版的基本书中。

一分耕耘一分收获,只有厚积薄发的硬核分析,才能在关键时刻洞见未来。

【版权与免责声明】1)关于版权: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,未经许可,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翻版、拷贝、复制。2)关于内容:我们只负责财务分析、产业研究,内容仅供参考,不支持任何形式决策依据,也不支撑任何形式投资建议。本文是基于公众公司属性,根据其法定义务内向公众公开披露的财报、审计、公告等信息整理,不为未来变化做背书,未来发生任何变化均与本文无关。我们力求信息准确,但不保证其完整性、准确性、及时性。市场有风险,研究需谨慎。3)关于主题:建模工作量巨大,仅覆盖部分重点行业及案例,不保证您需要的案例都覆盖,请谅解。4)关于平台:我们团队所有内容以微信平台为唯一出口,不为任何其他平台内容负责,对仿冒、侵权平台,我们保留法律追诉权力。

【数据支持】部分数据,由以下机构提供支持,特此鸣谢——国内市场:Wind数据、东方财富Choice数据、理杏仁、企查查;海外市场:Capital IQ、Bloomberg、路透,排名不分先后。想做海内外研究,以上几家必不可少。

  版权及免责声明: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,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“环球光伏网”,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。凡转载文章,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。

延伸阅读

最新文章

新式喷涂工艺可用于打造更加实用的钙钛矿太阳能光伏面板 新式喷涂工艺可用于打造更加实用的钙钛矿太阳能光伏面板

精彩推荐

产业新闻

苹果供应商博通暗示:iPhone12将延期到第四季度发售 苹果供应商博通暗示:iPhone12将延期到第四季度发售

热门推荐